我是你的小朋友啊

我们 08

农农,你对外就说你是和林彦俊在一起睡得,宋小姐应该是和她经纪人一起的,她应该不用我们担心”
  “那你呢”相比舆论,他更关心尤长靖的未来。
  “我就是一个小歌手,和你们不一样,该做的辩解我都会去做,他们信不信由他们,如果风浪太强,我就要抛弃你们,去旅游了”尤长靖笑着,却掩饰不住眼底的无奈。
  “尤长靖,我不答应,明明没有做为什么要接受这些伤害”林彦俊看到尤长靖的脸一下子变冷。
  “林彦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太多的人不相信我们口中的真相,只关注他们所看到的和他们所希望的真相,这一次能不能不任性,如果你不想这样,那就我们两个一起身败名裂。不过以后为了避风头,也就不要联系了”尤长靖说的认真,突然的变脸让陈立农和林彦俊都有些惊讶,何时见过大厂中的小甜心如此说过话。
  “收拾一下,面对媒体吧”尤长靖没有管对面两个人惊住的表情,自顾自的去洗手间洗脸。
  三个人同时下楼,门口被保安拦住的记者疯了一般的朝着他们涌过来。
  “尤长靖,你抱着的是不是林彦俊,你们是不是那种关系?”
  “尤长靖,你真的是同性 恋吗”
  “林彦俊,你到底喜欢尤长靖还是宋芸熙。”
      面对这些咄咄逼人的问题,尤长靖突然感觉自己没有那么强大,可以无视其他人的眼光。可是阿。他的背后没有退路,他现在只能竭尽全力去保护他。
  尤长靖一群人拼命挤出包围圈,上车。
  随后尤长靖。陈立农,林彦俊三人召开记者招待会,商量好的说辞。尤长靖努力微笑。风暴暂停,不过网上依旧要求尤长靖退出娱乐圈。尤长靖没有回复。
  一个星期后,尤长靖最后一条微博,“谢谢大家的支持,我要回家了。有机会再唱歌给你们听哦。”
  林彦俊被公司勒令除工作外,不许外出。所以当他看到这条微博时,他慌了,手忙脚乱的拨通电话,
  “尤长靖,你要去哪,”
  “林彦俊,你要加油,带着我们的梦想走得更远,好不好,”林彦俊听到了电话那边飞机即将起飞的广播,
  “林彦俊,再见!”
  直到挂断,林彦俊都没有说出那两个字。他发了疯般要出去,却被工作人员拦住,
  “林彦俊,你闹够了没有。”
  门后是尤长靖派来的陈立农,他太了解他,他知道他喜欢自己,凭他的脾气定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所以他提前和陈立农打招呼,要他去看着他。
  “他这样是为了谁,你给我清醒一点,他只是去休息,而你要付出双倍的努力替他完成他要做的事。不是像这样,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林彦俊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陈立农。
  “对,你去照照镜子,看看现在你这份颓废的模样,还是不是以前那个林彦俊。”
  林彦俊颓然的坐下,
  “农农,他会幸福的对吗?”他需要一个让他心安的肯定回答。
  “对,我们都会幸福的。”陈立农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呢喃到。
  ~~~~~一年后~~~~~~
  林彦俊从那次意外后就很少唱歌,转入影视方面。他谦虚而又敬业,受到了影视圈前辈和粉丝的一致好评,在国内占据着一席之地。
  尤长靖回到家长马来西亚,他没有放弃歌唱,不过是由台前转到幕后,把自己的经历写成歌词,一首一首积攒了很多。
  陈立农倒是奇怪,在尤长靖消失后的半年里他疯狂的干完了行程单里所有的活动,然后一条微博后,和尤长靖一样消失,连林彦俊都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但他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 07

   第二天,林彦俊在迷迷糊糊中醒来,看到了还在熟睡中的尤长靖,很小一只,蜷缩在椅子上,眉头还稍稍皱着,也不知是梦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林彦俊轻手轻脚的帮他盖好被子,然后一把捞起一直在震动的手机,怕打扰尤长靖睡觉,还是把电话挂了,改为微信聊天。
  “林彦俊,你醒了没,”经纪人急切的声音。
  “废话,”
  “尤长靖呢?”
  “他还在睡觉。”
  “还真是你们,想想怎么解决吧。”林彦俊一头雾水,
  “解决什么?”
  “拜托,你能不能看看热搜,你和他商量一下,只给你一个小时时间,尤长靖经纪人也是急了,让他醒了回电话,公关记者我先帮你们挡着,只有一个小时。”林彦俊被说的摸不着头脑,退出微信,打开微博,前几个热搜看得林彦俊有点晕。
  “疑似尤长靖密会男友”
  “疑似林彦俊,尤长靖同住酒店”
  “尤长靖,林彦俊生日礼物”
  “林彦俊,宋芸熙绯闻。”
  林彦俊估计自己都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看到自己霸占热搜前5。
  也正当林彦俊发懵的时候,刚睡醒的陈立农也受到了惊吓,飞奔到他们的房间,猛敲门。
  林彦俊在浑浑噩噩中开门,然后接到了劈头盖脸的一顿询问,也没注意到旁边还在睡觉的尤长靖。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是不是真的,”
  “该怎么解决。”林彦俊想捂住他的嘴,却无奈尤长靖已经被吵醒。
  “农农,怎么了,出事了吗”
  尤长靖边说边打开手机接电话
  “尤长靖,你到底要干什么,前途不要了是吧!!”尤长靖面对电话那头的经纪人的发火觉得很莫名其妙。林彦俊一把夺过他的手机,挂了电话。
  “哎,林彦俊,你干嘛,”被骂的小尤也有点生气,可是回头看见林彦俊和陈立农的脸一个不一个黑,当下明白一定是出大事了。
  “说吧,怎么了”语气反而变得冷静。陈立农把自己手机里的热搜界面递过去,尤长靖看着,握手机的手不自觉变紧。他看到了狗仔队拍的照片,透过窗帘,可以清楚看到两个相拥的人影,跪在床上的明显就是尤长靖,任你怎么开脱都逃不了,不过在他怀里的那个人被他用胳膊挡住了半个头,是谁到不好辨认,不过能确定是个男的。
  林彦俊就看着对面拿着手机的人脸色一下子变白。然后又慢慢恢复血色。
  “长靖,我们陪你,不过就是一些胡言乱语,解释清就可以了。”陈立农很担心,但是他会陪着他,不管别人都是怎么看他,怎么议论他。
  “农农,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善良,他有太多可恶可憎的面孔。可是我们还不足够强大到能和他们抗衡。你看同性恋,半夜约会,这些就足够把我拉到深渊阿。”
  “我们相信你阿”陈立农变得担心,他担心这样的尤长靖会对做出什么伤害他自己的事。
  尤长靖看着一旁沉默的林彦俊,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别愁眉苦脸的,不好看,上热搜的是我又不是你。”
  “尤长靖,你是不是计划一个人扛下这些。”林彦俊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说,尤长靖心里感叹,不愧是几年的兄弟,他想什么他都知道。
  “我告诉你我不允许。”更阴的脸更沉的语气。
  “林彦俊阿。有些事的要解决就必定要有人牺牲阿。这一次,听我的,好不好。”
  “你……”还没说完,就被尤长靖捂住嘴,
  “不用问,不可以,不用想”林彦俊看着依旧面带笑容的尤长靖,心里酸的发涩。

我们 06

  林彦俊看着手环,没有像众人瞩目的那样回以甜蜜的拥抱或回答,还是那句淡淡的“谢谢。”
  宋芸熙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毕竟这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手环代表着什么,可他这样,要自己怎么能下的来台。
  “彦俊阿,人家都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了,不稍微:回报一下,”这是电视剧导演的话,林彦俊这几年在娱乐圈能够存活,证明了他懂得这个圈子的生存法则。
  他笑了笑,带出了迷人的酒窝,然后张开双臂,轻轻圈住了面前的女孩,还顺带偷瞄了一眼正在旁边专心致志研究红酒的尤长靖。
  其实,他也在看他,不过,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
  林彦俊松开怀抱,宋芸熙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喜悦,
  可谁知道,林彦俊下一秒会直奔尤长靖,就是当事人也有点懵。
  “尤长靖,我的生日礼物呢?”
  正假装沉迷于喝酒中的尤长靖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当着众人的面和自己要礼物,语气里还带了一些撒娇的意味。他拿酒杯的手顿了顿,然后笑着抬头直视那人的眼睛。
  “我啊?”
  “对阿!”有点期待和急迫。
  “我的礼物就算了,不好,不能和宋小姐比。”尤长靖再一次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高情商,短短几个字,给了导演和宋芸熙的面子,也显得自己谦虚。
  “快点。”不过显然,尤长靖没有想到林彦俊的固执,也没有想到平时冷静的他会突然间黑脸。
  这让尤长靖有点为难,他的礼物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下放,可是他也不想看林彦俊失望。
  “没带,回酒店给你。”轻描淡写的一句解释。
  “好。”林彦俊吐完这一个字,依旧盯着尤长靖,眼里有疑惑,有失望,有期待。
  随后一堆人迅速转移话题,让有点冷的场子热闹了起来。让所有大厂男孩感到奇怪的是,今天的林彦俊竟然没有缠着尤长靖,而是和同剧组的那个女孩聊的火热。
  尤长靖知道他有些生气,但碍于面子也只是想等宴会结束后在和他解释。
  宴会在喧闹中结束,可能是心情不好,原本不会轻易醉的林彦俊今晚却醉得厉害,工作人员把宾客都送回去了,尤长靖和陈立农扶着林彦俊回酒店。但他们都没有想到宋芸熙会跟着他们。
  “宋小姐,我们照顾他就可以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没事,我陪你们吧把他送回去爸,这样我也放心。”后半句很轻,但是却是都能听到。
  尤长靖不在好拒绝,便由着她跟来。好不容易把林彦俊拖到床上,那人酒精作用开始出现。一把抱住尤长靖。任凭别人怎么拉都拉不开。
  “林彦俊,林彦俊,乖,先放开我好不好,”尤长靖的声音很温柔,像哄小孩般哄醉酒的林彦俊。
  “那你不许走阿!”不同于。以往冷冰冰的,制霸这时候也是很幼稚。
  “好,我不走,我不走。”
  陈立农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心里是羡慕,他想,好像自己怎么努力都进不去他们两个的时空。
  尤长靖让陈立农和宋芸熙先去休息,“你们先去休息,我等他睡着再走。”
  “长靖,我陪你吧”
  “还有我”两个人都不愿意离开。“哎呀,拜托,你们还有工作阿,我没事的,好了,快去睡觉吧。”
  尤长靖送出两个人,想要帮林彦俊盖好被子,谁知他又挂在了自己身上。
  “尤长靖,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是我的,是我的,”
  “尤长靖,你不要和农农走那么近好不好,我会生气的。”
  “尤长靖,你喜欢我吗?”尤长靖听他念叨,如果说以前的那些有意无意的情话都是在逗他开心,那现在说的这些是不是就是真的。最后一个疑问句里的不确定与不安,让他也有点乱了。
  他在想,直到感觉怀里的人睡去,才从混沌中抽离,轻轻的放下,尤长靖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微博,编辑,发送,正好是12点。
  “林彦俊,明天醒来,你就能看到我给你的礼物了。”

我们 05

 “你怎么在这?”语气里有一丝慌乱和不安。
  “我来看你们阿,看,我带了好多好吃的。”尤长靖自然的接过话,把一大袋吃的拿到他们面前。
  “长靖,你的歌写好了?”陈立农边啃鸡腿边问。
  “对啊,要不我才不来看你。”
  “哦,原来我还没有你的歌重要。”农农故作不满。
  “没有了。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尤长靖习惯了用甜言蜜语哄这个比自己小了6岁的小孩。
  “那我呢?”静在一边的林彦俊突然说话。
  “阿?”尤长靖有点懵
  “他是最重要的,那我是什么。”林彦俊的表情异常认真,看起来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制霸是农农心里最重要的,我们是超级制霸组合,咱们不带长靖玩。”陈立农感觉到了尴尬的气氛,忙解围,
  “不对,”尤长靖突然抬头笑着说
  “我是农农的,农农是你的,所以我也是你的阿。”一边说一边煞有其事的点头。
  林彦俊冻着的脸终于化开来。不过陈立农的脸却变了,“你们两个够了,还有我在呢。收敛一点啦。”
  明明知道那个人不知道,明明知道他可能已经被其他人拥有,可还是不死心,还是想要尝试,尝试去靠近他,一点一点的爱他。
  “所以,制霸是不会拍吻戏喽!”明显的调戏语气,尤长靖偶尔也会皮一下,
  制霸刚要反击,两个主演就被候场导演拉走。尤长靖觉得自己在这估计这场吻戏得拍一下午,和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给正忙着得两个人发微信道别后,就一人回家了。
  百无聊赖的尤长靖躺在沙发抢其他微博,推送的第一条是“林彦俊8.24生日快乐”
  这阵子工作的忙碌让尤长靖差点忘了林彦俊的生日快到了,不,准确的说是还有一周时间。连轴转的创作接下来是难得的空闲,正好可以给他准备生日礼物。
  送什么?这是每年尤长靖都会头疼的问题。感觉需要点什么来证明他和林彦俊的关系是真的好,又感觉他们之间的故事不是简单的一个礼物所能代表的。
  晚上,尤长靖估摸着剧组应该收工了。点开微信电话框。
  “想要什么礼物。”
  “要你,可以吗”本以为要等待一会,没料到对方会秒回。
  “走开了。说真的,我是真的很愁阿。”
  林彦俊看着简短的几个字,也就可以想象出大马甜心皱着脸的样子。
  “没事,我不要礼物,你人来就行。”
  “哎,算了算了,问你等于没问,还是我自己想吧”
  “早点睡。”
  一周后的林彦俊生日宴,nine percent全员集合。或许出名的代价就是即使是自己的生日,也不能肆无忌惮的放开了和兄弟们谈天说地,开怀畅饮。还是要去面带微笑应付一个一个导演,记者,来宾。
  当然,除去一堆大男人,宴会里少有的几个当红女星也是足够耀眼。
  宋芸熙身着白色长裙,微卷的长发自然散落,像极了屋里的女主人,大方且端庄。狗仔们当然不会放过挖八卦的机会,摄像头盯着两人,片刻都不放过。
  尤长靖到乐得清闲,林彦俊和宋芸熙分担了当场的焦点,他就在一旁和陈立农,林超泽聊的开心。他们都明白这场生日会不过是为了给粉丝一点福利,给自己捞一点好处,只是过场,不需要过于在意。
  送礼物环节,也是最能表露心意的时间。兄弟之间也都是大大咧咧惯了,不会在意礼物的轻重,他们更关心的他们的感情。
  “彦俊哥哥,这是我的礼物。”甜腻的声音,礼物精巧的包装让所有人好奇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谢谢”礼貌性的回应。
  林彦俊拆开包装,里面是一个手环, 他见过,是某奢侈品牌新出的限量版。
  不过更亮眼的是手环下的那一行字“给年少的你。”
  不需要过多言语,众人都明白,这是赤裸裸的表白。
  房间里的人都等着一场好戏上演,可主演却不遂人愿。

我们 04

吃完饭的两个人躺在沙发上,尤长靖看到被搁置一边的手机,才想起来刚刚貌似它响过。
  “是农农的电话吗?”漫不经心的提问。
  “嗯”同样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们联系很密切阿”林彦俊补充到
  “嗯,他一般晚上都会来电话扯一些有的没得,估计也没什么事。话说我这家都成你们两个的固定的酒店了,不是你就是他。”
  “他不住酒店,住你家哪。”
  “放心了,知道你爱干净,没让他去你房间,不是还有一个客房吗,他住那。”
  “哦。”
  “好了,你快去睡觉了,也不嫌累。”
  “嗯,早些休息,晚安。”
  “晚安。”
  作为团队里最大的尤长靖,虽说平时看着比较单纯,但是毕竟年龄在那,所以那些弟弟眼里的故事他大概也懂得几分。但理智的尤长靖懂得,这个时候,他们都处于上升期,经不起也绝对不能干这些事,所以,他会帮他们掩埋这些感情,也帮自己压抑。他明白,一旦双方全都陷入,那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第二天早上尤长靖起的迟,出了卧室就看到餐桌上的早饭和字条。
  “我去工作了,记得吃早饭,早安。”
  林彦俊已经喜欢把他照顾到无微不至。尤长靖刚收拾完,就听到手机响起。
  “长靖,长靖,你在吗,”经纪人火急火燎的声音。
  “我在,我在,怎么了。”
  “有一个电视剧制作商点名要你唱主题曲,然后我了解了一下,就替你答应了。”
  “什么电视剧,你也不问我就替我答应,万一我不干了呢。”
  “我相信你会去的,你看微博了没”
  “没有阿,我刚要看,你就打电话来了。”
  “那你自己看看吧,加油,我相信你哦。”
  经纪人还没等尤长靖回答就挂了电话,留下他一个人在风中凌乱。急急忙忙打开微博,微博第一,后面还有个“爆”
  “nine percent组合成员重聚,林彦俊,陈立农合作电视剧《年少有你》,尤长靖将献唱主题曲。”
  嗯,尤长靖确实是震惊了,这才想起估计农农昨天就是想和他说这件事。那为什么林彦俊不和他说。也是奇怪哦这个人。
  尤长靖顺势打开了电视剧的官博。
  陈立农饰演夏柯,是温柔甜美的高二学长,学霸一枚。
  林彦俊饰演林夕辰,是霸气侧漏的校园制霸,学渣一门。
  女主,宋芸熙饰演尹昭玥,是全校的女神,也是所有两大男主的心仪之人。
  尤长靖关闭微博,禁不住吐槽这个编导的水平,然后开始为电视剧写词。
  尤长靖创作喜欢在安静的地方,所以他就在自己的小屋里闷了几乎半个月多,手机关机,闭门谢客。
  鉴于已经有好几次的案例,所以尤长靖的好友已经从原来的慌乱和担心变成了无所谓。
  当你找不见他时,给助理打电话,然后他会十分肯定的告诉你“他在写歌,”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不去打扰,等他完成。
  写歌完成的尤长靖带着小助理去交差,顺带带着陈立农和林彦俊爱吃的东西去探班。
  到片场的时候,陈立农正在休息,看到尤长靖一下扑过来抱住。
  “哇,长靖,你怎么来了,是来看我吗。”陈立农笑的很开心。
  “林彦俊呢?我给你们带了好吃的。”陈立农的眼神变暗,又瞬间变好,似乎不想让人察觉他的小不开心。
  “他正在拍戏,要不要一起去看。”陈立农挑了挑眉。
  “好啊。”
  “嗯。他这场又吻戏哦。”陈立农有点好奇他的反应。不过大人就是大人,尤长靖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然后两个人一起在屏幕后面看,正好是林彦俊堵住女主角,然后壁咚他,不过两个人都比较害羞,一直过不了。导演喊“卡,休息一下”,林彦俊刚把手放下,一转头就看到了尤长靖。耳朵不知道为什么的红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
  

我们 04

 退团后的尤长靖终于可以自由专心的做自己所喜欢的音乐。林彦俊,陈立农和团里的其他人延续着爱豆风格,依旧马不停蹄的各处赶通告,也只有他乐得清闲,可以在自己的北京工作室里抽空写写歌,看看屏幕中耀眼的他们
       首都的夜幕降临,高楼大厦里的灯光亮起,白天里匆忙的人们终于得以在黑暗的掩护下放下伪装,重现自我。
  当屏幕中的林彦俊熟练的对着镜头唱着情歌,是不是用他那好看的酒窝撩着台下热情的粉丝,尤长靖想,这是真的制霸阿。
  工作室的门被缓缓推开,
  “在看什么?”
  尤长靖自己写歌的工作室除了自己有钥匙外,也就给了林彦俊一把。
  背后的声音太过熟悉,尤长靖不用回头也知道那独一无二嗓音的主人。
  “大明星,你怎么有空光临寒舍阿。”
  说来尤长靖也觉得奇怪,明明林彦俊是大忙人一个,却固定的每月都要来他这里3次或者更多。
  “来看你啊。”这是林彦俊每次的标准答案。边回答边偷看尤长靖的屏幕,是自己最近演出的舞台。嘴角是大大的笑容。尤长靖则忽略了他的问题。
 “电视剧拍完了。”
  “嗯,刚杀青。从杭州飞过来。”
  “那么急?是有什么事吗?”
  “因为想早点见到你”
  “走开,”尤长靖已经习惯了林彦俊的随时撩人的技能。
  “去家还是去酒店。”
  尤长靖用自己的几年积蓄除了开工作室,剩下一部分就用来买房子,当然北京的房价也不是一个刚红的歌手能付的起的,所以首付中有一大部分都是林彦俊的钱,虽说后面的款都是尤长靖自己付得,但是这个房子实际上也有林彦俊得一部分。
  “家。”
  对林彦俊而言,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得家,就像尤长靖问的时候自动省略了那个“我”,是在问他“去家”而不是“去我家”。
  这个家里林彦俊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的卧室,三室一厅的格局算不上大,但也不拥挤。林彦俊对这个空间的每个角落都很熟悉,对,就像他自己的家。
  “饿了吗?”尤长靖一看他又瘦了的脸,想起他是赶飞机回来,估计晚饭也是草草解决,
  “嗯,饿”
  “要吃什么?”尤长靖看着明明是高冷人设的林彦俊在自己面前撒娇的样子,像个小猫一样讨人喜欢。
  “椰汁饭”不知什么时候尤长靖喜欢的食物也成了林彦俊的最爱。
  “好~~”
  在尤长靖做饭的间隙,林彦俊随意的看着刚上映的电影,还是没逃离俗套的三角爱情故事。林彦俊常常想如果自己是故事中的男主角,一定会抓紧心爱之人,让男二无机可乘。遐想间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尤长靖,手机响。”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的尤长靖实在没空去接电话。
  “你帮我接一下阿”得到允许的林彦俊拿起手机,密码是尤长靖生日,他第一次就输对了。来电显示是“农农。”
  “长靖,你怎么才接电话,在忙吗?”林彦俊等陈立农说完,
  “农农,是我”林彦俊能感觉到电话那端的人的兴奋减少,明显变了情绪。
  “彦俊,你在长靖家阿”
  “嗯,他在做饭,有什么事吗,”
  “没事阿,就是随便打个电话阿。”
  “嗯,那我让尤长靖待会给你打。”
  “好,你们吃饭吧。”
  “那我挂了。”
  林彦俊刚刚放下电话,就听见尤长靖喊
  “吃饭了。”
  林彦俊快速关了电视,去餐厅。尤长靖的厨艺一直有在进步,这是林彦俊不得不承认的一点。两个人狼吞虎咽,
  “说好的是给我做饭,你怎么吃那么多。”林彦俊看着眼前吃的比自己还欢的尤长靖,不禁失笑。
  “怎么,我做的,还不让我吃。”在大厂自称脾气最好的尤长靖可是会时不时发脾气。
  “你吃,你吃。”
在大厂里都说林彦俊管不住尤长靖,他在陪他吃。
  离开大厂几年,尤长靖也不需要有人管住他的饮食,他依旧在陪他吃。
  
  
  
  
  
  
  
  
  
  
  
  
  
  
  
  
  
  
  
  
  
  
  
  
  
  
  
  
  
  

我们 03

 最美的是回忆
  最痛的永远是现实。
  今日头条“nine percent九人男团合同到期解散。”
  “长靖,我们一起唱首歌吧”
  “好啊,好啊,队里的两大主唱合唱,以后恐怕都听不到了吧!”范丞丞带着些许感伤。
  “没有了,你以后如果想听,我和农农就一起唱给你。好不。”
  “这可是你说的阿,到时候可不许反悔。”
  “不反悔,不反悔,是吧,农农”
  “嗯”陈立农笑着。陈立农会羡慕林彦俊可以不顾粉丝压力,随自己心意和尤长靖合唱《等待整个冬天》。会羡慕他们唱到最后一句“有你在我身边”时的默契与甜蜜。所以他想和他合唱,
  “范丞丞,你忘了还有我这个主唱的吗,尤长靖,农农,你们不爱我了吗。”林彦俊突然的插话让其他人有点懵
  “等等,林彦俊你说你是什么,主唱,那justin也是主唱。不服气的憋着。”团宠justin对于林彦俊的自封非常不满意,明明更适合rap,却非要去唱歌。
  “你多大了,这也要抢”尤长靖看不下去了。
  “你们到底听不听我们唱歌了”农农感觉现场有点偏题,
  “听”所以人异口同声。嗯,除了林彦俊。
0  “我要和你们一起唱。”
  “不行,你在拉低他们的水平,”范丞丞拉回了企图加入合唱队伍的林彦俊,
  “你们唱什么”队长已经对自己的这些队员习惯了,跳过了他们的打闹,直接对一直处于懵然状态的农农说。
  “《爱你》”
  “哇(⊙o⊙)哇,这是在表白吗?”不知是不怕死还是年纪小性子直,一般人不会说出来的话justin总是一言道破。
  “justin,不要瞎说了,一个未成年,瞎想什么了。”尤长靖打趣道,随便帮农农解了个围。
  “就是,小屁孩,你懂什么”林彦俊眼色暗了暗,“要表白也是我表白好吧,毕竟我们长的俊cp可是长期霸占前三阿。”
  “不不不,长靖是我的。”队长感觉到氛围有一点尴尬。
  “哎呀,你们快唱了”
  “我闭上眼睛 贴着你心跳呼吸
           而此刻地球 只剩我们而已。”            陈立想如果这个真的可以实现,那也是此生无憾了。
        “你微笑的唇型 总勾着我心
       每一秒初吻 我每一秒都想要吻你”
  尤长靖看着陈立农,对面的少年眼里总藏着一层雾,有点喜悦,有点悲伤。他都快要搞不清这个男孩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可是他好像也已经习惯了这个可爱的男孩陪在自己身边,一起练歌,一起做梦。
“就这样 爱你 爱你 爱你 随时都要一起
我喜欢 爱你 外套 味道 还有你的怀里
把我们衣服钮扣互扣 那就不用分离
美好爱情 我就爱这样贴近 因为你”
  两个人相视而笑,那么美好。
  角落里的林彦俊,看着他们,嘴角牵出一抹苦笑,他的尤长靖好像要被人拿走了。
  “我的歌还不让我唱,”林彦俊故作不满的说,打破了弥漫的暧昧气息。尤长靖才从歌曲的遐想中逃离。
  “哎呀,你够了,”有点撒娇,这是尤长靖对林彦俊管用的语气,
  “来我们合唱《等待整个冬天》拉我起来,”尤长靖习惯拉起林彦俊,
  其实,林彦俊可以自己起来,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尤长靖是自己的。
  “哇,唱了1年多,所以,到底什么时候出完整版。”小鬼非常好奇。
  “等我想出完整版的时候”林彦俊的冷笑话名不虚传。
   “等待整个冬天,你没出现,现在依然下着雨,等待整个冬天,我开始想念,有你在我身边…。”
  那天的九人喝的烂醉。
  那天的男孩互相拥抱。
  那天的我们爱情发芽。
 

我们 02(xxj文笔,不喜勿喷哦!)

越努力越幸运。
  可是上天偶尔调皮,高难度的闯关任务,让那些努力的人 也不可以轻易过关。在第二次等级评定过程中,拥有过硬唱功的尤长靖 成功从B班升级到A 班。
  彼时的他们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已经告别了初来时的害羞,更加熟悉,更加体贴,关心对方。所以当尤长靖满心欢喜扑向A班时,他是开心的。尽管知道自己可能会被降级,他仍为他感到开心。 
  有人说,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可能会深陷其中而忘了自己。陈立农不知道自己对尤长靖现在这份感情算不算的上是爱,他知道的是从他第一次见到他,他就像成为他的一部分,在他生活里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无论好坏。
  尤长靖笑着个陈立农拥抱,离开时在耳边轻轻留下一句“农农,加油。”一言过千万语,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不出所料,陈立农从A班降级到D班,他仍然微笑着,用他的微笑来掩饰自己失落的内心,究竟是为什么失落?仅仅是降级。还是失去了和他相处的机会,他不知道。她知道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用真正的实力证明自己,然后站在他身边。
  林彦俊虽然自己等级未变,却也轻轻勾了勾嘴角。“他本就是王者,无论在哪,都会闪闪发光。”
  尤长靖对上了林彦俊饱含笑意的眼神,毫不吝啬的送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附带着一句简单的“加油。”
  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过多言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简单的话,就足够。
  “我会加油,离你近一点,这样才能更好的守护你。”
  陈立农看到了两人的密切互动,“他比我先来到你身边,以前的那些时光我会在以后慢慢补回的”心里暗想。
  接下来几个月的节目,同为vocal的尤长靖与陈立农理所当然的一起训练,一起吃饭。《我怀念的》是陈立农的最低点,可却是他最开9心的时光。
  他终于可以坦然的去找尤长靖一起练歌,可以不管不顾的和他开玩笑,可以慢慢的进入他的内心深处,成为他真正朋友中的一员。
  《我永远记得》这是陈立农想对尤长靖说的。躲在角落的心在尤长靖进来的瞬间不受控制的跳动,双手不受控制的公主抱,旋转,旋转。是他第一次在镜头前无所顾忌的表达喜欢与爱。无视旁边朱正廷无奈的眼光,继续着自己的旋转。
  你看,我终于靠近你。
  这也是为什么林彦俊在最后一次舞台选了《It's  ok》 。即使从rap换到了辅主唱,也没有太过惋惜。他所要的,不过就是和自己所爱的人站在同意舞台上,唱着歌。
  陈立农像是看懂了林彦俊的心意,从来都是主唱的他选择去挑战rap,
  这是最后一次舞台,他们都很清楚,这一次的结果将决定谁能不辜负过往的努力,一步一步实现梦想的可能。
  林彦俊在听到自己名字时的不可思议,热泪盈眶。在慌张与惊喜中被人群围住。他在等他,他在找他。最大的幸。福是什么,即使身处包围之中,总有那么一个人会冲破重重阻碍,用最暖的怀抱告诉你,这不是梦,这是现实,看你的努力终归会被看见。
  农农的第二在几乎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所以在所有人都在祝贺自己 的时候,他在担心,第九还未宣布,尤长靖还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他也是紧张到出汗。
  最终的结果,他也如愿出道。他从上到下的拥抱,一个一个传递喜悦。陈立农抱紧他,用手不停的摸他的头。可他慢慢的离开,他知道他想往下走,他最想分享快乐的人现在也正等待着他。
  不像和所有人拥抱一样张开怀抱。林彦俊就那样静静的等着尤长靖,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尤长靖主动抱着他,和他耳语。
  看,有些人的眼里都是美好,有些人的眼里都是落寞。
  

我们(xxj文笔,不喜勿喷哦,缓更,)01

 尤长靖和林彦俊与陈立农相识于偶像练习生这档大火的综艺节目。来到大厂之前,尤长靖就是香蕉九人中名副其实得团宠,而且不出意外的,来到这节目两个月,他成了所有人的小可爱。
  林彦俊坚持一贯的冷酷风,8哥延续着制霸风范。他的温柔只给一人,他的酒窝只对一人。林彦俊从未害怕自己有情敌,直到陈立农的出现。
  一首《女孩》,粉红的兔子领结,甜美的笑容,让这个台湾男孩瞬间圈粉。“大家好,我叫陈立农,可以叫我农农”
  “农农,好可爱阿!”尤长靖重复着粉衣男孩的话。转头对脸色一如既往冷静的8哥说。
  “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可爱。”
  “真的阿,为什么?”尤长靖眨着大眼睛,一脸好奇。
  “因为你比较圆润,看起来顺眼一点”恶作剧得逞得林彦俊打开了他的酒窝开关。对着尤长靖笑的一脸宠溺。
  “你又开我玩笑,”边说,边拿拳头往林彦俊得胳膊打去。
  “傻傻的”故作生气的尤长靖在林彦俊眼里是最可爱得阿。
  可能是他们的动静太大,成功吸引就陈立农的注意,从他的角度看去,稍微胖一点得男孩打着旁边男孩的胳膊,看似时在生气,但是两个人得眼底都挂着笑意。
  录制结束后,大家回到寝室。100个初次谋面的人,还有一点青涩与生疏。陈立农看着自己所在寝室的门牌。“林彦俊?”自言自语。进去宿舍满心期待的舍友还没出现。陈立农只好寂寞的发呆。
  另一边香蕉小分队一路走来,陆续进入自己得寝室,小超人拉着尤长靖,“快走了,好不容易摆脱他的魔掌,还不赶紧素寻找你的美好未来。”
  “等等,什么教摆脱我的魔掌。所以你以前是很不愿意个我住阿”制霸用手挡住两个人的去路,然后盯着尤长靖。
  “没有了,没有了,要不你等我一下,我陪你去看你的寝室。”小尤一脸真诚得看着林彦俊。
  “好”
  “你们凉个肉麻不肉麻,在香蕉的时候就黏在一块,现在还要你陪我陪的,真是够了。”
  “快走吧”林彦俊自动忽略了小超人的吐槽,拽着尤长靖去他们的宿舍。
  “你等我一下噢”
  林彦俊倚在门框上,等着尤长靖收拾东西,这边的农农在发呆半个小时后,终于放弃了等待,开始睡觉。
  “走了,走了,”
  “尤长靖,你好慢阿”
  “那你为啥不自己去,”
  “傻傻的”
  他们一边拌嘴一边走到林彦俊所在宿舍。开了门发现黑着灯。尤长靖怕黑,不自觉的拉紧了林彦俊的袖口。“在宿舍也害怕”还是嘲笑的语气,却也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做以安慰。
  “哎呀,你快点开灯阿。”
  林彦俊开了灯,两个人才发现床上的陈立农。
  “哎哎哎,这不是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吗”尤长靖兴奋的摇着林彦俊的胳膊,两眼放光。
  林彦俊一把捂住尤长靖的嘴,用低沉的嗓音说“你小声点,人家睡觉呢。”  其实睡着的陈立农在他们开门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
  “嗨!你们好,我是陈立农,你们也可以叫我农农”原本在床上的陈立农,突然间坐起来带着招牌笑容和面前两个人打招呼。
  “农农你好,我叫尤长靖,”
  “林彦俊”  
  “所以你们两个是一个宿舍哎”陈立农看了看这个自带冷场气息的男孩,想问和他住一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尤长靖像看穿了陈立农的小心思,
  “哎呀,农农没事了,他就是表面上看起来比较冷,其实很体贴的了”
  天真的陈立农信了,然后就知道自己信错人了。
  “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陈立农看见尤长靖出去,哎,不太对阿,林彦俊怎么也出去了,
  “我去送你,”
  “没事了,就还不到100米的距离,你快回去睡觉了”尤长靖把林彦俊推回宿舍。眼疾手快的带上门,还附带一句“农农,晚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