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小朋友啊

《我们》

现实向,重度ooc
别上升,别上升,
娱乐圈生活,
有农农出现,注意避雷!

所有不经意的细节,都有爱的痕迹。

  尤长靖和林彦俊与陈立农相识于偶像练习生这档大火的综艺节目。来到大厂之前,尤长靖就是香蕉九人中名副其实的团宠,不出意外的,来到这节目两个月,他成了所有人的小可爱。
  林彦俊也是坚持一贯的冷酷风,延续着制霸风范。他知道他的温柔只给一人,他的酒窝只对一人。林彦俊从未害怕自己有情敌,直到陈立农的出现。
  一首《女孩》,粉红的兔子领结,甜美的笑容,让这个台湾男孩瞬间圈粉。“大家好,我叫陈立农,可以叫我农农”
  “农农,好可爱阿!”尤长靖重复着粉衣男孩的话。转头对脸色一如既往冷静的8哥说。
  “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可爱。”
  “真的阿,为什么?”尤长靖眨着大眼睛,一脸好奇。
  “因为你比较圆润,看起来顺眼一点”恶作剧得逞得林彦俊打开了他的酒窝开关。对着尤长靖笑的一脸宠溺。
  “你又开我玩笑,”边说,边拿拳头往林彦俊得胳膊打去。
  “傻傻的”故作生气的尤长靖在林彦俊眼里是最可爱得阿。
  可能是他们的动静太大,成功吸引就陈立农的注意,从他的角度看去,稍微胖一点得男孩打着旁边男孩的胳膊,看似时在生气,但是两个人得眼底都挂着笑意。
  录制结束后,大家回到寝室。100个初次谋面的人,还有一点青涩与生疏。陈立农看着自己所在寝室的门牌。“林彦俊?”自言自语。进去宿舍满心期待的舍友还没出现。陈立农只好寂寞的发呆。
  另一边香蕉小分队一路走来,陆续进入自己得寝室,小超人拉着尤长靖,“快走了,好不容易摆脱他的魔掌,还不赶紧去寻找你的美好未来。”
  “等等,什么叫摆脱我的魔掌。所以你以前是很不愿意和我住阿”制霸用手挡住两个人的去路,然后盯着尤长靖。
  “没有了,没有了,要不你等我一下,我陪你去看你的寝室。”小尤一脸真诚得看着林彦俊。
  “好”
  “你们两个肉麻不肉麻,在香蕉的时候就黏在一块,现在还要你陪我陪的,真是够了。”
  “快走吧”林彦俊自动忽略了小超人的吐槽,拽着尤长靖去他们的宿舍。
  “你等我一下噢”
  林彦俊倚在门框上,等着尤长靖收拾东西,这边的农农在发呆半个小时后,终于放弃了等待,开始睡觉。
  “走了,走了,”
  “尤长靖,你好慢阿”
  “那你为啥不自己去,”
  “傻傻的”
  他们一边拌嘴一边走到林彦俊所在宿舍。开了门发现黑着灯。尤长靖怕黑,不自觉的拉紧了林彦俊的袖口。“在宿舍也害怕”还是嘲笑的语气,却也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做以安慰。
  “哎呀,你快点开灯阿。”
  林彦俊开了灯,两个人才发现床上的陈立农。
  “哎哎哎,这不是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吗”尤长靖兴奋的摇着林彦俊的胳膊,两眼放光。
  林彦俊一把捂住尤长靖的嘴,用低沉的嗓音说“你小声点,人家睡觉呢。”  其实睡着的陈立农在他们开门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
  “嗨!你们好,我是陈立农,你们也可以叫我农农”原本在床上的陈立农,突然间坐起来带着招牌笑容和面前两个人打招呼。
  “农农你好,我叫尤长靖,”
  “林彦俊”  
  “所以你们两个是一个宿舍哎”陈立农看了看这个自带冷场气息的男孩,想问和他住一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尤长靖像看穿了陈立农的小心思,
  “哎呀,农农没事了,他就是表面上看起来比较冷,其实很体贴的了”
  天真的陈立农信了,然后就知道自己信错人了。
  “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陈立农看见尤长靖出去,哎,不太对阿,林彦俊怎么也出去了,
  “我去送你,”
  “没事了,就还不到100米的距离,你快回去睡觉了”尤长靖把林彦俊推回宿舍。眼疾手快的带上门,还附带一句“农农,晚安!”
“晚安”

怎么办,我们还要在一起一年半吖

  越努力越幸运。
  可是上天偶尔调皮,高难度的闯关任务,让那些努力的人 也不可以轻易过关。在第二次等级评定过程中,拥有过硬唱功的尤长靖 成功从B班升级到A 班。
  彼时的他们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已经告别了初来时的害羞,更加熟悉,更加体贴,关心对方。所以当尤长靖满心欢喜扑向A班时,他是开心的。尽管知道自己可能会被降级,他仍为他感到开心。 
  有人说,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可能会深陷其中而忘了自己。陈立农不知道自己对尤长靖现在这份感情算不算的上是爱,他知道的是从他第一次见到他,他就想成为他的一部分。
  尤长靖笑着和陈立农拥抱,离开时在耳边轻轻留下一句“农农,加油。”一言过千万语,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不出所料,陈立农从A班降级到D班,他仍然微笑着,用他的微笑来掩饰自己失落的内心,究竟是为什么失落?仅仅是降级。还是失去了和他相处的机会,他不知道。他知道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用真正的实力证明自己,然后站在他身边。
  林彦俊虽然自己等级未变,却也轻轻勾了勾嘴角。“他本就是王者,无论在哪,都会闪闪发光。”
  尤长靖对上了林彦俊饱含笑意的眼神,毫不吝啬的送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附带着一句简单的“加油。”
  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过多言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简单的话,就足够。
  “我会加油,离你近一点,这样才能更好的守护你。”
  陈立农看到了两人的密切互动,“他比我先来到你身边,以前的那些时光我会在以后慢慢补回的”心里暗想。
  接下来几个月的节目,同为vocal的尤长靖与陈立农理所当然的一起训练,一起吃饭。《我怀念的》是陈立农的最低点,可却是他最9心的时光。
  他终于可以坦然的去找尤长靖一起练歌,可以不管不顾的和他开玩笑,可以慢慢的进入他的内心深处,成为他真正朋友中的一员。
  《我永远记得》这是陈立农想对尤长靖说的。躲在角落的心在尤长靖进来的瞬间不受控制的跳动,双手不受控制的公主抱,旋转,旋转。是他第一次在镜头前无所顾忌的表达喜欢与爱。无视旁边朱正廷无奈的眼光,继续着自己的旋转。
  你看,我终于靠近你。
  这也是为什么林彦俊在最后一次舞台选了《It's  ok》 。即使从rap换到了辅主唱,也没有太过惋惜。他所要的,不过就是和自己所爱的人站在同意舞台上,唱着歌。
  陈立农像是看懂了林彦俊的心意,从来都是主唱的他选择去挑战rap,
  这是最后一次舞台,他们都很清楚,这一次的结果将决定谁能不辜负过往的努力,一步一步实现梦想的可能。
  林彦俊在听到自己名字时的不可思议,热泪盈眶。在慌张与惊喜中被人群围住。他在等他,他在找他。最大的幸福是什么,即使身处包围之中,总有那么一个人会冲破重重阻碍,用最暖的怀抱告诉你,这不是梦,这是现实,看你的努力终归会被看见。
  农农的第二在几乎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所以在所有人都在祝贺自己 的时候,他在担心,第九还未宣布,尤长靖还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他也是紧张到出汗。
  最终的结果,他也如愿出道。他从上到下的拥抱,一个一个传递喜悦。陈立农抱紧他,用手不停的摸他的头。可他慢慢的离开,他知道他想往下走,他最想分享快乐的人现在也正等待着他。
  不像和所有人拥抱一样张开怀抱。林彦俊就那样静静的等着尤长靖,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尤长靖主动抱着他,和他耳语。
  看,有些人的眼里都是美好,有些人的眼里都是落寞。
  

       我还是接受不了你不好的现实,所以我尽力在逃避,假装自己不知道就不会那么心痛。可是每次看到你笑着,胸腔里就会涌起一丝悲哀,何致于此,要把自己逼的面目全非。